专访:“空间站块头不宜太大,中国航天发展寰球最快”-中青在线

2016-11-01 03:52

  新华社莫斯科10月30日电 专访:“空间站块头不宜太大,中国航天发展寰球最快”??访俄资深宇航员尤里?巴图林

  新华社记者栾海

  自两位中国航天员开端执行太空驻留任务以来,俄罗斯航天界始终密切关注天宫二号的相关新闻。对于建造空间站、实现长期太空驻留需留神哪些问题,俄科学院通信院士、天然迷信和技术史研讨所所长、资深宇航员尤里?巴图林接收了新华社记者专访。

  大块头未必实用

  巴图林曾在1998年作为航天研究员进驻俄和平号空间站,实施科学考核及实验;并于2001年陪伴世界首位太空游客蒂托拜访过国际空间站,同年被授予“俄罗斯好汉”名称。

  巴图林对记者说:“从空间实验室发展成空间站的要害,在于完美太空舱内的性命保障体系,高尺度地研制这一系统是实现航天员长期太空驻留的重要保证。此外,还需大幅延伸与‘天宫’实验室对接的载人飞船的使用寿命,使飞船像救生船一样在整个太空驻留期间,随时可供航天员撤退。”

  他特殊指出,在建设真正的空间站时,块头不宜过大。空间站的整体尺寸若增大一倍,检验和保护的工作量将增添好多倍,驻站宇航员应将更多工作时光用于太空科研,而不是总在检修空间站。

  中国打算建造的空间站总体构型是三个舱段??一个中心舱、两个试验舱,每个舱都是20吨级,整体呈T字构型。巴图林以为,空间站的最大分量最好是100多吨,中国首座空间站的大小就很适合。此外,整体构造较简略的空间站便于调换使用寿命到期的太空舱,有助保障全部空间站的长期应用。

  例如,曾在轨运行15年的和平号空间站重约130吨,而国际空间站重约400吨,有多个对接舱体,在横向舒展的主桁架上还对接着机械手、散热器、舱外实验平台和太阳能帆板,整体布局庞杂,难以改换舱体和组合部件。

  质心被认为是品质集中的一个设想点,物体活动的稳定性与质心的地位亲密相干。巴图林说,当体积格外宏大的空间站高速飞翔时,操控职员难以算出其质心的位置,不利于把持飞行稳固性。

  此外,在设计结构时应尽力使空间站质心位于密封的实验舱内,由于质心所在位置是微重力环境最佳的处所,而太空实验对微重力的影响很敏感,微重力前提的优劣是决议太空实验后果的最主要因素之一。

  生理、心理与合作

  巴图林说:“载人航天已阅历了约40年的发展,在近地轨道内长期停留可能呈现的骨钙散失、肌肉萎缩、生理性能异样等问题已被基础解决。总的处置措施是让宇航员用各种健身器材锤炼身材,遵守航天医学专家总结出的一系列倡议。”

  对多名履行常驻义务的宇航员是否融洽相处,他先容说,当每个宇航员小组在地面合作实现练习任务时,心理学家都会察看其小组成员之间是否有关联缓和的苗头,如果他们的合作确切有问题,专家会提议更换某些小组成员。通常每位宇航员都十分想进入太空,因而即便局部宇航员性情分歧,他们也会努力弥合不合,力争美满完成航天任务,此次曝光的海报主题为&ldquo

  在谈到国际太空协作时,巴图林表现,俄罗斯很乐意发展太空合作,尤其是与中国配合。当俄罗斯宇航员跟中国同行在太空一起工作时,他们能够彼此学习教训。

  巴图林说:“俄罗斯宇航员确定会访问中国未来的空间站,中国航天员也会进入俄罗斯的航天器与咱们一同飞行。”

  中国发展快 等待新浪潮

  “任何有志航天的国家必需将航天事业的每个发展阶段都亲身经历一遍,方能连续推动其太空规划,”巴图林说。他表示,中国在白手起家且更疾速地前进在航天之路上,从中国首次载人航天到实行太空驻留一个月,这一时间进度快于苏联。中国航天专家有明白的发展目的,目前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速度无疑是全球最快的。可以预感,中国今后将致力于更加全面地控制和完善各种航天技术。

  巴图林还认为,从全球来看,将来只有对各种处于萌芽阶段的航天新科技分外敏感的国度,才有望成为新时代全球航天界的翘楚。中国、俄罗斯和美国都须要探寻下一次航天科技的新浪潮,有可能是研制更进步且便于屡次使用的航天飞机,或是开发全新的航天科技解决计划,这些研发运动将推进更多技巧一直提高。(完)